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查看: 1180|回复: 12
收起左侧

[原创小说]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复制链接]

1

主题

0

好友

23

积分

金元宝
0
金钱
20
在线时间
267 小时
发表于 2019-10-18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登陆,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新账号

x
本帖最后由 西门叶孤城 于 2019-10-19 00:16 编辑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告别。

                                                                                   - 《千与千寻》


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其实很早以前,我就想过要写一篇关于告别的文章,挥手告别游戏中的那些匆匆过客,可每次提笔却总是不忍落字,因为很不巧,我实在不擅长告别,所以始终不能成文。现在,我终于下定决心,想聊一聊告别,因为,如今的我,也终于成为了一位寂寂无名的游戏过客,也终于要和这个游戏说一句再见,和游戏里面的你们道一声珍重,和早已离开游戏的他们招呼道,“嗨,你们最近还好吗,我也退游了”。我想,现在不写的话,或许我永远也不会再有心情写了,就像我永远没有机会再和消失已久的他们重新补一句,再见。


临近毕业,意气风发的我拿着帮老师搬砖所得的报酬,怀揣着还未曾冷却的热情,满心的欢喜,无限的期望,在格子上买了一个号,回到了天龙八部的游戏里面,企图圆年少时戛然而止的武侠梦,兑现曾经许下的“我一定会再回来“的诺言,找赵天师交”十年又十年“这个任务,许够”一千零一个愿望“,刷完那些从没有机会刷的副本,或者再贪心一点,遇见以前的好友,轻轻说一句,好久不见。


那时的我,对阔别已久的江湖充满好奇,依然开着背景音乐,不热衷副本一条龙,总是任性地要一个副本一个副本刷,不屑于各种脚本,手动刷副本,手动做任务,我也会乐意带小号刷经验,尽管他执意要给我钱,我却不肯收。每次刷副本,我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尽管很多时候,我的话如石沉大海,渺无回音,不过我不在乎。我很开心,我以为这就是我期待的江湖,举杯邀明月。


时至金秋,心灰意冷的我看着游戏中我的面板,细数着一项项数据,热情早已退潮,耿耿于怀,无限的失望,反复的轮回,打开了虎牙直播,观看了天龙嘉年华,企图重温天龙八部曾经带来的感动,看一眼天天被问候祖宗十八代的策划的样子(PS;我只记住了那一撇性感的小胡子),撇一眼游戏里面那些玩家的真实面孔,弄清第十三个门派到底是什么样子,想知道观众的缺席率能有多高,或者再奢侈一点,看一看那曾经令我们班那帮中二男生天天哼着“你的城府有多深”的许嵩,是否近来可好。屏幕前的许嵩,依然潇洒有型,厚重的刘海,黑框的眼镜,一丝不苟的着装,岁月让我们长大,却似乎没有在这个男人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当许嵩的“半城烟沙”响起,我的视线突然变得模糊,满目望过去,浮现的都是自己卡在游戏的注册界面的场景,那时的我,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爸爸的身份证,成功注册了一个账号。现在的我,对朝夕相处的江湖变得麻木,早已关上了背景音乐,只愿意刷回归一条龙,脚本一开,宁愿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屏幕发呆,也再不愿手动刷副本了。我不再愿意带小号,除非他们给钱。 我仍旧有说不完的话,但没人愿意听那就算了吧,因为我决定退游了。我还是很开心,我明白,大家都很忙,我知道这就是真正的江湖,对影成三人。


心血来潮的闯入,蓄谋已久的离开,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表。买号就像是一瓶快乐水,永远只是第一口好喝,剩下的,都只是因为你不想浪费这一瓶快乐水而已。其实这句话我故意省略了后半句,因为我觉得后半句写在这实在不合适,不过我还是偷偷地告诉你后半句,“可是我们还是会忍不住想喝快乐水”。


天龙嘉年华除了把许嵩请来了,我实在是找不到任何亮点了,现场的音响曾一度让我怀疑我耳机是不是坏掉了,甚至我认为小区对面广场卖大力丸的音响都比这好。天龙嘉年华的宣传口号是“我的青春都是你”,可能对大多数人包括我来说,确实如此,青春总是美好,回忆总是甜蜜。


不过,我觉得很可笑,都9102年了,一个游戏,打出的宣传口号不是类似天涯明月刀的“电影级画质”,剑网三的“世纪佳缘3般的社交体验”,而是依然在打情怀牌。 可是,我觉得更可悲是,我,却依然会愿意为这情怀买单,尽管这情怀早已披上了狼的外衣,露出了青面獠牙。不过,这一次,我不买单了,不是因为你这张情怀牌失效了,而是仅仅是因为我累了。十二年,是一个轮回,也同样是一个结束,刚好够我顺时针画一个句号。


退游的理由有很多,与现实无关,尽管我可以不卖号,大不了不上游戏而已,不过我还是想决绝一点。在这里,我不想吐槽页游般的画质;不想吐槽游戏里面碰见的那些动不动就问候母亲的低素质的人;不想吐槽这游戏的毫无操作性,我怀疑是不是没有键盘也能玩这游戏;不想吐槽千篇一律,毫无意义的副本,副本掉落的东西仿佛如打发叫花子一般廉价;不想吐槽各种睿智的活动,看懂活动说明就好像做阅读理解一样,绝版总能变成返场;不想吐槽极其漫长的养成体系,策划一定希望我们好好锻炼,活的更久一点;也不想吐槽游戏里面到处都是脚本,每天反反复复玩着单机游戏,副本里面能碰见几个活人已是奢侈,在野外偶遇佳人已是遥远的记忆,我们啊,再也遇见不了那些一起打怪,一步一步把级升上去的那些人了。 因为对于这些,你们一定能比我吐槽的更好,而且这也不是主要原因,至于主要原因,我想讲几个故事,几段经历,不知道讲完以后,你能不能明白。


大约一年多以前吧,2018年5月8日,天气正好,阳光明媚。我是队长,组了一个队伍刷四绝,我是手动刷的,不过我发现队伍里面的其他人步调惊人地一致,哼,用的还是同一个脚本。后来,队伍里面的一个峨眉退出队伍了,这其实是在我死了之后,大喊,“峨眉,救救我”之后,我才发现的。不过没关系,反正可以幽会孟婆,出来后又满血复活了,最后还是刷过去了。


对于这件事,我没放在心上,但是,过了一会,那个峨眉,我依然记得她的游戏名字,不过这里不是818,我就不透露她的名字了,姑且称她为K。K私聊我,说,“对不起,不好意思,我刚刚掉线了,真抱歉”。这实在是一句没有任何特点的道歉,习惯了游戏里面的冷冰冰,习惯了游戏里面各种脚本的坑人,习惯了游戏里玩家的各种高冷,看到这样的道歉,我居然会有一点莫名的感动。我对她说,“没关系的,来,我们加个好友,以后我们一起玩”。K说,“你评分比我高好多,不会带我玩的”。我说,“没事的,会的,我会带你玩的”。K说,“不加好不好,我游戏里的好友都一个一个突然消失了,我好怕你也突然像他们一样也消失了”。听完这话,我莫名心疼,说,“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你因为害怕一切结束,所以拒绝一切开始’”。K一定懂我的意思,不过她依然没有加我。


后来,我又遇见她了,我说,“这次你还不打算加我为好友么”?她仿佛如看穿了世事一般,说,“你,有没有试过,好友列表里面那么多人亮着,却没有人可以聊天,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我说,“怎么会呢,你这都是‘高科技点祝福’加的好友么”?她说,“不是”。我加她为好友,可她依然没有加我,


再后来,我又在刷反的时候遇见了她,这次,我装作不认识她,也不再要求她加我为好友。我想,不打扰,是一种基本的修养。


一年多以后的今天,我想,我或许能体会她的那种感受吧,这一次,我和你一样,因为害怕一切结束,所以拒绝一切开始。


副本实在是无聊,遇见勉强算有趣。在不长的游戏生涯中,我遇见了一个个有趣的灵魂,他们如流星一般划破我头顶那片黑暗的天空,短暂而耀眼,我头顶那片星空原来也曾星光熠熠,耀如银河。只可惜,他们都是流星,不是恒星,等我反应过来想许愿的时候,他们早已消失,尽管我的愿望是他们不要消失。


我遇见的一个高冷的小姐姐一开始总是不愿搭理我,可是在看过我写的天龙回忆录后,对我印象大为改观。她和我讲,她在游戏里面的故事,她说,她最早的一次在游戏里面结婚,和游戏里面的夫君现实见面了,差点就奔现了,只不过由于地域等种种原因,最后还是分开了,分开的那天,他们都哭了很久。她说,她离婚了,前夫也是游戏里面认识的,然后奔现了,可是最后还是离婚了。她有一次好像很难过,她和我倾诉她前夫做出的各种难以理喻的行为,她试图挽留,可她前夫总是反复欺骗她,她前夫似乎熟悉韩剧的各种套路,编出一系列他得了绝症之类的话来骗她。再后来,她和我说,最近喜欢上了全民K歌。我觉得很好,爱唱歌的女人很美。再后来,她的头像一直都是黑的,一年以来,我没有删她,愿她一切都好。


我遇见的一个可爱的小哥哥自诩文艺青年,总是号称才华强于我,可是除了念几句平仄不相对,对仗不工整,偶尔押韵的诗句外,没看出哪点比我强。他或许是个绅士,因为一天他和我说,他昨天在YY认识一个小姐姐,那个小姐姐离婚了,他在YY上安慰人家到清晨,整夜无睡。我说,“游戏还是现实”。他说,“游戏”。我无奈,“擦,游戏里面离婚不是很正常?至于么?“他说,“人家比较难过啊,难不成直接把小姐姐撂下”。他说,“那个小姐姐给了他一个号,让他去那个区陪她一起玩”。他还问我,他要不要去。我说,“靠,去个毛线,去了你就真成小白脸了”。不过,他一定比我绅士,因为他后来游戏里面被强离了,也很难过,想卖号,我只不过安慰他到凌晨,然后说,我好困啊,我先睡了。再后来,他又和我讲他在现实里面的他和他前女友的故事,他说,讲起来很痛的。故事听起来确实很悲伤,比电视剧里面演的还狗血,我一度怀疑是不是编的,不过他那个水平,肯定编不出来。我听完之后,为他感到难过,我一看表,凌晨3点。最后,他还是退游了,这游戏已经没有能让他牵挂的了吧,包括我在内。


我收了一个徒弟,一年多都没上了,可我依然舍不得踢她。她后来终于上了,可惜她上的时间都很晚,我那个时候不是在跑步就是在睡觉,我没有时间带她玩。她向她师兄抱怨,我是狗师傅,从来不带她玩。嗯,我想她一定忘了一年前,她在线的时候,我带他刷反,刷和尚。后来,她和我解除了师徒关系,我觉得很无辜,有一点点失落,一年多没上,我都没有踢你,而你上线了没多久,就和我解除师徒关系,而且,你基本都没主动找过我吧。我想,我还是太认真了,应该没心没肺一点。


淘宝买秘籍要我凌晨帮她做装备的可爱的徒弟好久没上了,后来中秋节上过一次,恰好我在,她上线的目的很简单,和我解除师徒关系,然后把号卖掉。她问我她这号能卖多少钱。我不知道,我满脑子都在回忆,她有没有和我说过这号就放在这里,绝不卖号,没事的时候就上线来陪我挂着。可现在这不重要了,因为我也曾经和她承诺过,我这号也不会卖的,就放在这等着天龙倒闭。可是我也食言了,我也要卖号了。她说,“她有点不舍的,这号花了挺多心血的”。我其实也不舍,但是我还是和她说,“没关系,卖就卖了,至少还能换几个钱”。我记得她说她以后想去法国留学,我觉得很好。法国是一个浪漫的国家,浪漫到连法国总统马克龙也玩"师生恋",希望你能如愿,去法国留学,不过,你要好好学习,少玩游戏。


后来一个男号缠着我,要我收他为徒,我终于破例收男徒弟了,他让我帮他上号带他刷经验,我上了他的号,刷了一天的经验,从摩崖洞到古墓到地宫,终于升到80级。之后,他就不上了,出现了征召模式,我心灰意冷,把他踢了,也把其他不上线的徒弟踢了,从此决心不再收徒。


如此种种,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我数不清我自己遇见了多少人匆匆空降,又匆匆离开,不肯多做半点停留。这似乎是个无限的轮回,买号,卖号,买号。其实我很能理解他们的,他们也和我一样,为了年少时的情怀而来,来了之后又发现这游戏早已不如往昔了,于是攒够了失望,悄然离去。这本来就是个伪命题,你在今日的游戏里面试图找回昨日的情怀,不过刻舟求剑而已。我曾经一度认为,天龙路漫漫,我只愿做个摆渡人,将你们从此岸渡到彼岸,此岸荆棘遍布,彼岸陌上花开。


可是,随着时光,摆渡人带走了匆匆过客,我认为自己早已习惯了离别,对于分离早就百毒不侵了,可是又有多少个人可以看淡呢。我觉得我就像是古希腊神话中被诸神惩罚的西西弗斯,不断地将一块巨石推上山顶,但那块巨石每次还没到山顶就又滚下来了,前功尽弃,我就不断重复,永无止境地做着这件事。我以为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摆渡人而已,可是人生如逆旅,我也不过是个行人而已,眼泪被风吹干,我已厌倦这样的分别。有人说,你可以玩单机啊,一个人,冷眼旁观,这多好,没心没肺,玩的不累。没错,可是我觉得这只不过是赌气的话,这是否真的是你踏入这江湖的初衷呢?


本打算就次停笔,可是文思如泉涌,再讲一个故事,算是应他的要求吧。我觉得我和他算是“臭味相投”,都不是什么好人,都喜欢到处撩小姐姐。就第一次遇见,他就加我为好友,和我说,“给我介绍个老婆”。我不知所措,现在的人都这么开放的话,一上来就这么直接。我回道,“逗我呢,我能给你介绍老婆,我也不至于自己和自己挂称号,都挂了大半年了,你就不能像我一样成熟点,自己和自己结婚”?如果他没有骗我的话,他的年纪应该和我差不多大,不过他比我小,在我面前,他就是个弟弟。我自诩我们是洛阳校场撩妹二人组,不过他的撩妹方式我觉得实在很低级,看到一个妹子就上去做各种动作。对于这种行为,我自然是不屑的,我呢,我的方式就很优雅。我总是很绅士地在校场大喊,“请问,有没有小姐姐让我撩一哈”。不过,他的方式很管用,妹子立马就搭理她,骂他流氓,我呢,从来没有一个妹子搭理我。


适逢其会,我们那天又刚好在校场,又找了一个汉子,妹子撩不动了,就只能坐在地上打坐,美其名曰,打麻将。不过,我们还真的有招有式地打起来了,一万,吃,三饼,碰,胡了,“喂,你诈和”...。其实我那天副本没刷完,也不想扫荡,因为我觉得,这个比刷副本有意思。那天之后,我就没上了,因为我后来去比搜狐更坑钱的腾讯搬了一个月的砖,所以有一个月的时间没上了,我想,如果我不去搬砖,之后的故事会不一样吧。


大概是好久没上了吧,有些人把我删了,我不怪他们,因为说不定我也会删他们,可是有些我认为永远不会删我的人也把我删了,我只有一点点难过。认识这么久了也比不上你为了新的好友腾出一个位置来,实在是个冷漠的世界。不过我还是想说,如果你们不上线的话,我是不会删你们的,至少保留半年。


我一上线,大惊,说,小老弟,你居然还结婚了啊。他肯定很嘚瑟,说,“低调低调”。他改名叫“晴”,他游戏里面的侠侣叫“阴”,我去,还情侣名,不过,男的叫“晴”还行,女的叫"阴"实在不怎么好听,因为“阴”字组词,没什么好词。但是,我很少见他顶着称号,我开玩笑地说,你不顶称号是不是因为这样方便撩小姐姐。他说,“哈哈,这都被你发现了”。哼,这个老流氓。


自然,他和我讲这个月发生的故事,他说,他七夕给B女士送花了,嗯,就是现实中价值200人民币,但在游戏中不过是一堆数据的那种花。送完之后,B女士又开始装高冷,不怎么搭理他,然后第二天,他就找了另外一个女号结婚了。于是,他就被B女士在喇叭上骂渣男了,B女士的亲友团也一起上线开扒,手撕渣男,他硬是被人家骂了半个小时。我听得不亦乐乎,怎么我就错过了这么大快人心的场面呢。但是,玩笑归玩笑,我想,如果我在的话,尽管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应该被骂渣男,我肯定会回骂几个喇叭的,因为他是我的朋友,这是我知道的一切。


他又和我说,他打算卖号了,这游戏实在没劲,太无聊了,特别是又被人家骂了之后,打又打不过,更不想玩了,这游戏,戾气实在太重。我沉默,半响,说,“是的,毕竟像我们这样的好男人是越来越少了”。本来那是句开玩笑的话,他居然认真地回了,“是的,越来越少了”。我试图缓和一下气氛,说,“是不是那天晚上在校场打麻将你输了太多钱,只能靠卖号还债了,早知道我就不赢你那么多钱了”。他说,“滚”。


我忘了是不是还是那一天,B女士又结婚了,我问,“要不要搞票大的”。 他说,“好,不过,你出面发喇叭,我不好露面,否则肯定又要被那帮女的喷了”。我一脸黑线,什么人嘛,说的好像我露面就不会被他们喷一样,你都要卖号了,还那么多偶像包袱,真的是。于是,我斟酌了我的措辞,喇叭如下,“恭喜B女士结婚,祝B女士的婚礼越办越成功,至少要比我那次成功”。自然,B女士那帮亲友团找上了我,各种怼我,当然了,还有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也在喇叭上怼我。他说,“666”。我说,“这是不是要比刷副本好玩”。我想,如果每天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游戏也不会那么无聊了。之后,自然我又发了各种含沙射影的喇叭,他嫌我的喇叭不够直白,我说,“还能怎么直白,人家结婚的日子,我能骂娘么”。


后来,就看他的心情是“预售”,我纳闷的是,人家预售号,是在站在洛阳校场等着别人看号,他居然天天在败家街打坐,这算什么,都卖号了还要撩小姐姐。悄悄告诉你,就在最近,我还看到B女士发起了”比武招亲“,你说,我之前的祝福是不是很管用呢。


琴声骤停,子期不在,伯牙绝弦。故事讲完了,这一个个微不足道的故事拼凑出了所有的回忆。回忆总是如此玄妙,她总会抹去坏的,放大好的,正因如此,我们才得以承担过去的重负。我不知道这些故事够不够组成一个令人信服的退游理由,即使不够,也没有关系,因为,离开,是不需要理由的。叶子的离开,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都不是,一切只不过是因为秋天到了,叶子就得落下,这是叶子的宿命。


告别,可以模糊双眼,告别,却无法模糊昨天。这篇文章无意劝你脱坑,我讲的只是我自己的故事,或者希望你能从故事中看到你自己的一丝丝影子。那些还在游戏中坚守的朋友们啊,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坚守下去,因为我曾经也同样希望那些要离开的朋友们继续玩下去。对这个世界绝望是轻而易举的,对这个世界挚爱是举步维艰的。你要学会前进,人群川流不息,在身边像晃动的景片,你怀揣着自己的颜色,往一心要到的地方。换了夜晚,换了城市,换了路标。你跌跌撞撞,做挚爱这个世界的人。不管是对于游戏,还是现实,都是如此。


我还是很遗憾,游戏中始终未能有机会结成婚。这句话插在这里我觉得很突兀,但确实是我特别想说的话。


有人问我还会不会回来,我不知道,不过当我决定把之前许诺过的永不上架的这个号卖掉后,我想,我已经知道答案了。很矫情,我依然想说,我也不试图玩其他游戏了,因为不会再有第二个青春让我去玩其他的游戏,现实中还有更多值得我做的事。但是,如果,某年某月某日,我又想玩游戏的话,那么这个游戏只能是天龙八部,举世无双。如果我的号辗转落入某位有缘人手中,希望你能善待他,因为,到那个时候,我会把他拿回来的。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世间万物来去,终有时间,有相聚便会有别离。纸短情长,诉不清当初年少,岁月悠悠,道不尽别时离愁。我转身离开,身后的世界,11月份新门派桃花岛将呼之欲出,12月份洛阳的雪也将如期而至,1月份,各种活动也会纷至沓来。身后的世界,长白山仍将终年积雪,黄龙府的海依然动人,夜西湖的明月依旧皎洁,南诏的马队始终疲惫,半天才刷到一个马。身后的世界,不会因为我的离开有什么不同,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想做主角,可是我们都是配角,早早地领了盒饭。而我,希望自己还是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唯我独尊,长歌留

注:文艺青年总是喜欢伤春悲秋,多愁善感,正如一首辛弃疾的一首词写的那样,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所以,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行文风格,请你能够谅解,但我自信我的水平强于大多数人。

另外,很讽刺的是,就在我搬砖回来的那天,我还写过另外一段文字,我想,以后或许没机会写了吧,就写在这吧,只不过我没想到二个月不到,我就改变了态度。不过,身不在江湖,心依然能在江湖。


附文:

天龙八部是我玩过的最垃圾的一款游戏,论游戏画质,只不过略强于某港星代言的一款页游,完全无法与电影级画质般的天涯明月刀相提并论;论社交体验,略强于单机游戏,完全比不上号称世纪佳缘三的剑网三;论游戏操作,略强于...嗯?这游戏现在还有操作?有的,首先你得学会如何使用脚本;论游戏人物设计,女号姑且不提,男号你能做好看点么?论氪金程度,丝毫不逊于连呼吸都花钱的逆水寒;论情怀,又比不上为了部落的魔兽世界;论账号保值,又比不上梦幻西游。


可是,这垃圾游戏特么又承载了我整个青春的回忆,如年少时你曾暗恋的那位姑娘,让人念念不忘,当多年过后,尽管那位姑娘早已不如你当初暗恋时那般动人,但当她出现在你面前时,你依然会不自觉地脸红心跳。


其实,关于天龙里面的游戏经历,我没有太多难忘的经历,可能因为我玩的时候,还是个学生,只有放假的时候才能玩,每次玩的都断断续续的。我不曾有过落拓江湖,偶遇佳人,情定三生,从此神雕侠侣的浪漫故事; 也不曾有过落草为寇,桃园结义,义薄云天,从此浪迹天涯的潇洒背影;我有的,只是 你已被请离队伍,队长拒绝申请人加入队伍。我也不再希冀重逢那些早已消失很久的游戏好友,然后淡淡地说一句,好久不见。


我想,我怀念的,从来都不是这个游戏,而是那个年纪正好的自己。我怀念的是我将自己收藏许久三国杀卡牌以十元的低价卖给同学,然后在学校旁边的小店里面氪金400元宝,只够我买一颗蓝晶石;我怀念的是无数个因为玩游戏而与妈妈发生激烈争吵的那些知了聒噪的下午;我怀念的是我与弟弟偷偷躲在妈妈房间里面玩游戏,而爷爷早就知道我们在偷玩游戏,却不忍揭穿我们,而是在房间门口怯生生地问我们早饭吃什么,我去买。


如今,想氪金的游戏不再需要卖珍藏的卡牌,可再也找不回从酝酿卖卡牌到把钱交给小店老板的那种悸动; 而真正想要的东西卖多少卡牌也得不到。与妈妈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争吵虽然一如往昔,但从没因为游戏而争吵,而我,也好久没有听到过知了的叫声了。爷爷也离开我们多年,想玩的游戏也再不用偷偷摸摸地玩了,却难有时间安安心心玩一会游戏。


当魔兽世界宣布怀旧版开服,我终于明白,青春也再也回不去了,因为连游戏也开始承认青春已经逝去,你要找回,得去另一个版本的游戏中。但不管怎样,你还可以缅怀,在游戏中追寻过去的那个自己,原来我也年轻过。当我和过去的自己,在天龙八部这一条跑道上奔跑的时候,如果我追上了他,我会一把拉住他,和他说,答应我,不要去玩天龙八部好不好。因为,若不曾遇见,何谈相欠。


以上只是我在旅行大巴上百无聊赖而写下的文字,我其实很想用一个不失水准的结尾结束这篇文章。但是,我每次脱坑天龙,都没有过好的结束。这篇文章既然与我玩天龙有关,我想也让它与我的经历保存一致吧,也给这篇文章一个潦草的结尾。那么就这样吧,本文完。


讲真,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回来,不过或许某天,某个人,说,你Y的给我回来,和我一起来刷副本。我或许就会清空上面的内容(以防打脸),然后回来。离开的理由很简单,回来的理由也会很简单。














点评

回复 “西门叶孤城”: 一天五个,二百零一天就够了,显然不是,可以无限许的  发表于 2019-12-25 00:13
这么长,点个赞吧  发表于 2019-10-20 01:33
回复 “女同桌”: 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许够一千零一个愿望。你,可以,试一试。  发表于 2019-10-19 17:51
我很好奇那个许愿,是不是够一千零一次就没办法接了?  发表于 2019-10-19 16:5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6

主题

0

好友

396

积分

金元宝
2
金钱
293
在线时间
37 小时
发表于 2019-10-19 15:42  来自畅游+ | 显示全部楼层
打那么多字累坏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11

主题

119

好友

1万

积分

金元宝
205
金钱
16263
在线时间
2123 小时

小丑活跃会员交友达人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19-10-19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0

好友

23

积分

金元宝
0
金钱
20
在线时间
267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9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门叶孤城 于 2019-10-19 19:20 编辑

沙发是我自己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1

主题

19

好友

5908

积分

金元宝
193
金钱
5176
在线时间
396 小时
发表于 2019-10-19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
· ··············································     ····················          ···········                                                                   所到之处,存片不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0

好友

130

积分

金元宝
0
金钱
250
在线时间
105 小时
发表于 2019-10-19 21:29  来自畅游+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特别是加好友删好友,很有感触,每次看到好友列表全暗的,心里就好难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0

好友

130

积分

金元宝
0
金钱
250
在线时间
105 小时
发表于 2019-10-19 21:30  来自畅游+ | 显示全部楼层
陆陆续续完了十多年,也是没结婚,没找个区坚持下来养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0

好友

206

积分

金元宝
3
金钱
186
在线时间
66 小时
发表于 2019-10-19 21:31  来自畅游+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

好友

280

积分

金元宝
0
金钱
298
在线时间
373 小时
发表于 2019-10-20 01:21  来自畅游+ | 显示全部楼层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枯草哀杨曾为歌舞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6

主题

0

好友

516

积分

金元宝
0
金钱
411
在线时间
98 小时
发表于 2019-10-20 07:52  来自畅游+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复联四我也发了一篇告别小论文,结束天龙,现在又真香回来了。不过我对天龙的感情远比不上你,虽也是断断续续的十年,十年前我是小学生,十年后是大学生,一直充不起钱,只能从饭钱里扣一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